57岁孝子抬滑竿送97岁母亲上峨眉山

“母亲养我长大,我养母亲到老”

作为家里的小儿子,徐勇在父母80岁后把他们接到了自己身边,照顾他们的衣食起居。父亲在104岁时去世,而如今母亲也已97岁高龄,“父母从小就教育我,一定要敬老爱老,我们也教育自己的子女效仿学习,把孝敬老人的美好传统世代流传下去。”

为了能在电脑上运用图形用户界面、鼠标、位图显示、窗口以及桌面,过度乐观又事必躬亲的乔布斯随时都会把新点子丢给员工,灌输自己的想法,并且不断的思考解决之道。当时还没有在荧幕上显示图像的程式,这项技术牵涉到每个画数的点。他要求电脑不可大过一本电话簿,改变电脑方正矮胖的机壳。同时,他严格要求Mac在一年内上市。 这些对工程师来说是很大的难题。但乔布斯却毫不屈服,他的自私使他做出错误的决策,没有从内部来自行研发Mac的软件,反而从外部找来敌手微软帮忙,这使得苹果日后与IBM一争长短时败下阵来。

盖茨兑现了对苹果得承诺,为Mac开发应用程序软件。但整个开发工作进展缓慢,以便有机会窥探苹果的技术,暗地里学习苹果,从而为开发自己的图形操作系统争取了时间。同时,他答应跟IBM合作,一起开发新的操作系统DOS/2。这样就可以制约苹果。

这件事让乔布斯意识到个人电脑应该以整套设备的形式呈现给消费者。他决定将下一代产品制造成一台整合所有部件的电脑。这样就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于是他们考虑将股权出售,寻求投资。

马库拉跟沃兹说,苹果必须配备磁碟机,以备取代厚重繁杂的窗孔卡与盘式磁带,并要在隔年的1月份电脑展中上市。这个艰难的任务沃兹却如期完成了。

有商业头脑的斯科特很会运用手腕促使厂商配合,另一方面马库拉则负责寻找创投资金。苹果也开始迈入了新的里程碑。

2公里山路儿子抬了1小时母亲抵达金顶精神很好

创业之初,乔布斯负责电子工程和市场营销,沃兹尼亚克负责电子工程的执行。这时候沃兹还是惠普的一名员工,他希望自己所设计的电路可以让惠普使用。乔布斯意识到这样下去公司就会玩完,而且这些电路将会是苹果公司的核心。为了打破这样的僵局,乔布斯找来一个人——罗恩·韦恩帮忙说服沃兹,韦恩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了苹果,并说服了沃兹,把所有的设计全部专属于苹果公司。然而,11天后,韦恩决定退出了,原因比较复杂。他觉得苹果公司是简单的合伙人关系,而不是公司体系,他担心潜在的债权人会向自己追债。这让他失去了一个当富翁的机会,老年却靠社会保险金度过。

随着公司的日益壮大,合伙人之间的矛盾也开始显现出来。乔布斯没有从容地承担起自己身上日益增加的责任,他的一些怪癖(专横、尖锐、喜怒无常、爆粗口、不洗澡、邋里邋遢)让马库拉和沃兹头疼。时间久了大家都受不了,于是他们决定找一个人来管束乔布斯。

1984年1月24日,Mac电脑的发布会上,乔布斯诵读了他最喜欢的歌手鲍勃·迪伦的作品《时代在变》的第二段:“。。。。。。此刻的失败者中将胜利/因为时代在变。”他的声音高亢,语速很快。

AppleⅡ的问世把苹果公司从乔布斯的车库推向了一个新兴产业的顶峰,它的销量急剧上升。

乔布斯给盖茨看了新设计的Mac电脑,以及漂亮的基于图形界面的操作系统。盖茨惊呆了,他马上意识到这种操作系统代表了今后的趋势。26岁的乔布斯虽然是科技奇才,但是当时毕竟阅历和经验都不足,他太大意了,无论如何不会想到眼前这个人日后几乎要了苹果的命。他不是神仙,很难料到比苹果小得多的微软以后会威胁到自己。

在微机工业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苹果是先抢实地,而微软是先造势再破实空,结果是苹果好处捞得快,微软布局得好。

约翰·斯卡利,一个富有创新力的营销和广告专家,对产品开发和信息技术却没有什么热情。斯卡利是个很有礼貌的人,在管理上,斯卡利总想让别人高兴,并会顾及人际关系。乔布斯则相反。这注定了他们最后只能分道扬镳。

不仅去了峨眉山,此次四川之行,徐勇带着母亲还逛了乐山大佛,去了成都锦里,看了熊猫,吃了不少美食。

西安57岁孝子徐勇抬母亲上峨眉山。

一段时间内,他们成为了挚友,灵魂的伴侣。一起散步,一起吃饭,一起探讨艺术,一起聊人生,一起谈梦想。而这段蜜月期并未持续多久。

1983年3月,在长达四个月你来我往惺惺相惜的追逐后,斯卡利同意加入苹果公司。

在会议室对峙后,盖茨私下平静地对向乔布斯演示了研发中的Windows操作系统。乔布斯对盖茨说:“哦,它可真是坨狗屎。”盖茨回答道:“是的,它是坨可爱的狗屎。”听盖茨这么一说,乔布斯百感交集。于是他提议两人一起出去好好走走,一般乔布斯想要进行严肃谈话的时候都会如此。

苹果在开局中抢到了先机,但走了一条封闭式道路和纯技术路线,苹果拒绝开放Mac计算机技术的成果,不允许别人造兼容机意欲独吞个人电脑市场,客观上把所有想从微机市场分一杯羹的兼容机厂商推给了IBM和微软。

公司从此步入了正轨。乔布斯找了知名广告公司的里吉斯·麦肯纳为公司设计了一个被咬了一口的苹果标识,在宣传册顶端,麦肯纳放上了一句格言,也成为了乔布斯设计理念的决定性准则:“致繁归于致简。”在麦肯纳的打造下,乔布斯成了媒体的神奇小子。

2公里山路,徐勇抬着母亲走了1小时。

乔布斯偶尔也会骄傲地承认这一说法。“归根结底,我们只是想尽量了解有史以来最棒的发明, 然后将它运用到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中。”他有一次这样说,“毕加索不是说过吗,‘好的艺术家抄袭创意,伟大的艺术家窃取灵感。’在窃取伟大的灵感方面我们都是厚颜无耻的。”

乔布斯全面接管Mac项目后,他从公司内部拉来了一些技术很好的工程师,也从其他公司挖来了一些拔尖的技术人才。他向他们夸口,在一年之内创造一台全新的电脑。

随着AppleⅡ的成功,苹果公司不断壮大,订单源源不断,资金短缺的情况也得到了改善。但乔布斯和马库拉认为AppleⅡ的市场已趋近饱和,他们要创造新型产品。

他是一个传奇,一个极具创造力的企业领袖,一个自我到极致,激情到疯狂的创造者,一个发誓要改变一切,却难以改变自己的偏执狂。

乔布斯和他的工程司们对在施乐看到的图形界面技术进行了巨大改进。苹果的系统将桌面的概念转化为了虚拟现实,允许用户直接触摸、操作、拖拽和移动文件。并完善了桌面概念:添加了漂亮的图标和位于窗口的下拉菜单。以及双击鼠标打开文件和文件夹的功能。

电脑之间如何实现联网面向对象编程是如何工作的图形界面和位图显示苹果公司的人完全被震撼了。在施乐PARC的人展示的过程中,乔布斯手舞足蹈,跳来跳去,不停的问问题。乔布斯后来回忆说:“仿佛蒙在我眼睛上的纱布被揭去了一样,我看到了计算机产业的未来。”

乔布斯与拉斯金的斗争渐渐恶化,两人最后不得不摊牌。马库拉和斯科特支持乔布斯,拉斯金被要求休假。毕竟Mac只是个小规模的研发项目,他们不想让乔布斯插手其他项目。

乔布斯从施乐PARC离开后,他打算在苹果实现这一技术,并使得其简易操作。

真正的艺术家总能完成作品

二、专注——为了做好我们决定做的事情,我们必须拒绝所有不重要的机会。

于是他决定设计一台全新的电脑,并以她女儿的名字——莉萨(Lisa)作为新产品的名字。然而工程师们制造出了一台中规中矩的电脑。产品显得十分平庸,乔布斯开始失去耐心 。

1976年,乔布斯与沃兹尼亚克在自己家的车库开启了漫长的创业之路,并以“苹果”为公司命名——苹果电脑公司,因为他们那时想不出更好的名字。这一年乔布斯21岁。谁也不会想到这家公司日后会成为一个企业帝国。

这被称为“苹果营销哲学”。乔布斯从他那儿学到了有关营销与销售方面的经验,对于乔布斯来说,马库拉也成了他的良师益友。

乔布斯和盖茨都想做垄断者,但是他们的方式不同。前者是想做从硬件到软件全部垄断,这后面证明是行不通的。而盖茨的天才之处在于,他认为只要垄断了操作系统,就间接垄断了整个行业。

大多数人认为AppleⅡ是沃兹的发明。这刺激了乔布斯决定做一台属于自己的电脑,用他的话说,他需要一件在宇宙中留下印迹的作品。

斯卡利后来曾威胁将微软告上法庭,而微软为了反击,则以威胁停止开发Mac版的Word、Excel及其他应用程序作为回击。如果微软真的这么做,就会毁掉苹果。因此,斯卡利被迫妥协签署了一份合同。他同意微软有权在即将推出的Windows操作系统中使用苹果公司的部分图形功能。作为回报,微软同意继续为Mac编写软件,并且在一段时间内,只允许苹果独家使用Excel软件,而不会用于IBM兼容机中。

1983年11月。盖茨宣布微软计划为IBM个人电脑开发Windows操作系统,此举完全在其权利范围之内。Windows操作系统采用图形界面,有窗口、图标和可以指向并点击的鼠标。盖茨还特别搞了一个发布会,并请了自己的老爹在现场播放幻灯片展示。在题为“软件人体工学”的额演讲中,他说计算机图形将“超级重要”,界面将更加友好,鼠标将成为所有电脑的标配。乔布斯对此很愤怒,于是他让下属通知盖茨来苹果公司。然后盖茨真的来了,并且他知道乔布斯让他过来是想冲他发脾气。

个性和性格的差异,终究使他们走上了对立面并引发了数字时代的根本分立。乔布斯是个完美主义者,渴望掌控一切,并且很享受艺术家这种不妥协不让步的性情;他和苹果公司将硬件、软件和内容无缝整合,铸成一体这种数字化战略堪称典范。盖茨则是商业和技术领域里精明务实、深谋远虑的分析师,他愿意将微软的操作系统和软件授权给各种不同的制造商。

乔布斯幻想自己是个反叛者,他招Mac团队的人都充满了黑客气质和海盗精神,他希望将自己与这种价值高度联系起来。他把Mac团队营造得像是俱乐部,把自己当成是海盗头目,并把其他部门的员工骗到不循正规的Mac项目组来工作。他告诉他们“当海盗,不要当海军。”他想给自己的团队灌输叛逆精神。让他们像侠盗一样行事:既为自己的工作感到自豪,又愿意去窃取别人的灵感。事实证明,这不仅鼓舞了Mac团队的士气,同时又让他们懂得在工作中可以不动声色地忽略乔布斯的命令。有时乔布斯就会欣赏他们的叛逆态度和敢于无视权威的意愿。毕竟,他自己就是如此。他还自让是董事会中最适合的总裁人选,但这不过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

事实上,一开始微软只做出了一系列粗制滥造的复制品,1985年球季才发布Windows1.0操作系。即使花了这么长时间进行开发,它仍然是一款劣质产品。直到5年后微软在1990年推了Windows3.0系统,从此走上了统领台式电脑的征途。它最终还是赢得了操作系统之争。在微软的不懈努力下,Windows操作系统后来主宰了个人电脑操作系统领域。

乔布斯与比尔·盖茨就像两颗行星,他们绕着对方转,却又相互吸引彼此。在苹果研发Mac电脑期间,乔布斯找盖茨谈合作事宜,他希望微软为Mac电脑编写BASIC程序及一些应用软件、图表和电子表格程序。盖茨签下了合同。当时,乔布斯已功成名就,盖茨还只是个“小弟”。当时,在乔布斯眼里,微软不过是一个靠BASIC起家、侥幸拿到IBM合同的小公司。在他们的交锋中乔布斯显得十分傲慢和斤斤计较,这给盖茨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乔布斯不让Mac兼容莉萨的架构,而且与AppleⅡ也不兼容,并不只是出于竞争或复仇的目的。这主要源于他对控制劝的迷恋。他认为最好的产品是“一体的”,是端到端的,软件是为硬件量身定做的,硬件也是为软件度身定制的。他想让用户的体验是可控的。他不希望有人破坏他的优雅设计,他把制造伟大产品的激情摆在了比迎合消费者的欲望更为重要的位置上。这也反映了他喜欢掌控一切的个性。后来, 乔布斯软硬件结合的一体化理念也让iPhone、iPod和iPad从诸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

苹果公司对施乐的这次技术盗窃,有时被形容为工业史上最严重的抢劫行为之一。

很快他们找来了当时美国国家半导体的主管迈克·斯科特,并聘他为公司的总裁。斯科特除了参与管理公司外,还兼任乔布斯的“私人保姆”。当然,乔布斯对这一决定是十分抵触的,斗争了很久,最终,他极不情愿地同意了。斯科特与乔布斯性格大不相同,经常发生争执。

一段时间后,苹果和微软之间的关系开始出现问题。盖茨希望他们的软件和Mac进行捆绑销售。乔布斯推崇一体化的系统,他拒绝了盖茨的请求,退出捆绑销售的决定,最终让苹果比微软更受伤。后来微软把软件卖给了其他各种平台,并开始为IBM个人电脑开发文字处理软件Word后,立即停止赶工Mac版的Word软件。

一、共鸣——紧密结合顾客的感受(我们要比其任何公司都更好地理解使用者的需求)。

一时之间,乔布斯不仅是个超级富豪,而且是个年轻的帅哥,他精力无穷,魅力无限。但是贪婪让他失去了常年共事的合作伙伴,许多工程师都拿不到股票选择权,吝啬与权力欲望让他不愿意与人分享他的财富,企图用分配权来彰显自己的影响力。他甚至拒绝资助生活困难的女儿与前女友。

1979年夏天,施乐的风险投资部门想参与苹果的第二轮融资。乔布斯同意他们投资100万美元,条件是对方必须向苹果展示他们的最新技术,施乐公司同意了。

多年后乔布斯对微软大肆批判:“微软唯一的问题就是他们没有品味,一点儿都没有,并不是狭义上的没有品味,而是广义上的,他们没有独到的见解,也不会在产品中注入多少文化。因此,我想自己之所以感到难过并不是因为微软成功了,我对他们的成功没有异议,都是他们应得的,我难过的是,他们做的确实只是三流产品。”这话虽然有点儿夸张,但也有几分道理。

乔布斯在合同上得到了一些小便宜,但是,盖茨才是真正的胜利者。那一年,他们都是26岁。

马库拉是一个在营销方面很厉害的人,他为苹果规划了营销计划:

于是他频繁地造访苹果公司。在苹果公司盖茨有机会观察乔布斯与雇员们古怪的交流方式和乔布斯的执着以及一些苹果的相关技术。在Mac团队向盖茨演示的过程中,盖茨时而表现出很感兴趣,时而又表现出怀疑。尽管两队人马互有戒心,但想到微软为Mac电脑制作图形界面软件,这一合作将个人电脑带入一个新境界,双方都很兴奋。

徐勇说,峨眉山金顶海拔三千多米,开始还担心母亲会有高原反应,没想到一路下来,母亲的精神很好,“见到母亲心情好,我们全家人都很高兴。对老人孝敬,是我们做儿女的应该做的!”

乔布斯想证明自己。他相信如果沃兹做得到,他也能做得到。

在技术嗅觉上,乔布斯好于盖茨,但是,在商业眼光和经营上,盖茨要强于乔布斯。

早期的组装电脑其实不过是一堆配件,只有电脑玩家才有兴趣,对大多数人来说电脑只是一个玩具,可有可无。

近期再带母亲去台湾实现老人第二个心愿

1983年1月,苹果公司发布了莉萨电脑,比Mac早了一年。尽管乔布斯并不是莉萨团队的一员,他还是以苹果董事长及形象代言人的身份前往纽约为莉萨做宣传。宣传计划要求乔布斯专注于介绍莉萨,不要谈及Mac。但乔布斯没能控制住。他向媒体透露了关于Mac的相关信息,被很多媒体大事特事的宣传。这就像是在发布莉萨的同时给它送上了死亡之吻。莉萨面世几个月后,销售惨淡,不到两年就停产了。

在双方最开始的合同中,乔布斯说服盖茨同意一年内微软不得将任何图形软件卖给其他公司。但对苹果来说是不幸的,因为他们没有想到Mac的发布从最初确定的时间1983年1月延迟了整整一年。

1980年9月,斯科特和马库拉秘密策划了公司的重组。乔布斯被解除了研发部门的副总裁职务,被任命为董事会的非执行主席。库奇成为莉萨项目的管理者,乔布斯失去了对以自己女儿命名的电脑的控制。他无法谅解斯科特不让他参与莉萨项目,这使得他与斯科特的嫌隙也更加不可收拾。

最后,乔布斯妥协了,他知道自己无计可施,他要确保微软会继续为Mac编写应用程序软件。

到达峨眉山后,徐勇发现,这里地势陡峭、海拔较高。担心母亲上不去,他随后在附近找了个滑竿,准备把母亲抬上金顶。“滑竿师傅抬,我母亲害怕,不坐,还哭闹。我一抬,她就好了,好像有了安全感,也不哭闹了。”

盖茨相信,图形界面是未来的方向;他觉得微软完全有权像苹果一样,仿照施乐PARC所开发的东西,开发出自己的图形界面。他知道要在短时间内在操作系统上赶上苹果已经是不可能了,微软只能先减小苹果Mac对微机市场尤其是操作系统市场的冲击,赢得时间,然后再迎头赶上。

他改变了电脑,他改变了音乐,他改变了手机,他改变了世界,他改变了你我,他没有改变自己。

乔布斯对微软开发的Excel非常喜爱,以至于他和盖茨做了个秘密协议:如果微软在未来两年的时间里只为Mac做Excel,而不开发IBM个人电脑版本,那么乔布斯就同意撤掉Mac电脑的BASIC团队,而无限期使用微软开发的BASIC程序。盖茨很精明,他欣然接受了这一提议。而此事却激怒了苹果公司的BASIC团队,也让微软在日后的谈判中获得了优势。

经过一番鼓捣后他们终于做成了一块电路板,并在一次演示中拿到了一笔订单。一个叫保罗·特雷尔的人跟他们订购50台电脑。但是保罗有一个条件,他要完全组装好的产品。乔布斯和沃兹很快完成并交付了产品。他们也因此赚到了第一桶金。把这个完成的机型称为AppleⅠ(苹果Ⅰ型)。这产品显得比较平庸,当时引来很多同行的嘲讽。乔布斯对此很是愤怒,他认为这些嘲讽他的人不懂产品,而自己和沃兹绝对优秀。

施乐1981年推出了他们的“施乐之星”,这台电脑上运用了图形用户界面、鼠标、位图显示、窗口以及桌面概念。但它运行缓慢,价格昂贵,销售十分不好,仅卖出三万台。这时候苹果的莉萨和Mac电脑还没问世。

就这样,徐勇从雷洞坪停车场抬着母亲来到接引殿缆车处,下了缆车,又从金顶缆车出口处抬到十方普贤佛像前,整整抬了2公里山路,用了1个多小时。

4月27日,徐勇一家五口人带上轮椅,乘坐高铁,开启了四川之行。

他们见面在乔布斯的会议室,乔布斯觉得自己遭到背叛,他对盖茨大吼大叫。盖茨静静地看着他发脾气,他对乔布斯说:“我们正在做Windows操作系统,我们把整个公司都压在了图形界面上。”乔布斯大喊道:“你在盗用我们的东西!我信任你,而你却在偷我们的东西!”盖茨只是冷静地坐着,直视乔布斯的眼睛,接着用刺耳的声音反驳道:“好了,史蒂夫,我觉得我们可以换一种方式来看待这个问题。我觉得现在的情况更近于这样——我们都有个有钱的邻居,叫施乐,我闯进他们家准备偷电视机的时候,发现你已经把它都走了。”

AppleⅡ之后苹果公司有三条产品线同时进行着:一个是命运凄惨的AppleⅢ,一个是让乔布斯开始失望的莉萨项目,还有一个是乔布斯当时还不知道代号为“安妮”的一个小项目。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叫杰夫·拉斯金,他的目标是制造一款廉价的电脑,就像家用电器一样的“大众电脑”——整合了电脑、键盘、显示器和软件的全功能设备——并且拥有图形界面。他试图让苹果的同事们及乔布斯关注一家图形界面技术的先驱——施乐公司。然而拉斯金不知道的是乔布斯已经跟施乐公司有秘密接触。

1981年初,马库拉密谋将斯科特被赶出了董事会,当然,乔布斯也助了一臂之力。马库拉接管了工作,成为了公司不怎么管事的临时总裁。

徐勇告诉记者,这次来峨眉山,算是完成了母亲一个心愿,下一步,他还要带母亲去台湾,这是母亲的又一个心愿,“母亲养我长大,我养母亲到老。”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李昕锋丁伟

乔布斯从未走出这场愤怒。30年后,他说:“微软完完全全盗用了我们的东西,因为盖茨毫无廉耻。”盖茨得知后,回应道:“如果他觉得自己说的是事实,那么他还真是走进了自己的现实扭曲立场。”

经过一番筛选和被拒绝之后,他们挖来了百事公司百事可乐部门总裁约翰·斯卡利。最初,斯卡利是拒绝加入苹果公司的。乔布斯却决心要说服他加入,斯卡利总摆出一副“你很难聘请到我,但又并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姿态。乔布斯对斯卡利锲而不舍,斯卡利也被乔布斯的精神所感染。使出浑身解数的乔布斯最后向斯卡利抛出了一个问题,“你是想卖一辈子糖水呢,还是想抓住机会来改变世界?”这个问题让斯卡利久久无法释怀。

乔布斯希望AppleⅢ能承担这个角色,在AppleⅢ研发过程中,他控制每一个流程,所有设计必须按照他的理念来。1980年5月,AppleⅢ上市后,销量惨淡。乔布斯把AppleⅢ机壳做得太小,导致了机器无法正常运转。可是乔布斯却让工程师来承担这一错误。于是他慢慢疏远了AppleⅢ项目,从而抽身出来研发新的产品。

乔布斯比较认同的另一个说法是,与其说苹果公司实施了抢劫,不如说是施乐公司酿下了苦果。“他们就是一帮白痴,根本没有意识到电脑的巨大潜力。”他如此形容施乐的管理层,“在这场计算机产业伟大的胜利中,他们被打败了。施乐本可以称霸整个计算机产业的。”

在赶走斯科特后,马库拉在总裁的位置上干了近两年,由于他比较喜欢闲散的生活,并不打算在这个让他头疼的位置上一直干下去。同时,在妻子的威逼下,他不得不为苹果公司寻找新的接班人。虽然乔布斯跃跃欲试,但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还没有能力管理公司。马库拉也赞成他的想法,于是,他们开始在公司以外寻找合适人选。

从施乐PARC回来后,乔布斯开始变得十分兴奋起来,他不断插手莉萨项目的日常管理。经常越级向其他员工灌输自己的想法,尤其是关于莉萨项目的图形界面设计。他要莉萨无所不能,他那充满梦想又一意孤行的性格让合作伙伴心生畏惧。

在前期施乐PARC的人只是随便给他们展示了一点非机密的并不前沿的技术及应用程序,这令乔布斯感到不满和恼火,在乔布斯的强制要求下,他们才不得不向乔布斯展示真正的技术成果:

“母亲年轻时就想来峨眉山金顶看一看,但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实现。”徐勇说,母亲生于1922年,今年已经97岁。虽然年事已高,意识不太清醒,但身体依旧硬朗。

乔布斯的成功关键在于他的内心有着莫大的挫折感,而创新是他处理挫折感的方式。

1978年的电脑展中AppleⅡ的磁碟机大出了风头,沃兹只用了极少的零件就创造了灵巧的磁碟机。使得AppleⅡ在当时众多电脑中成为最耀眼的,AppleⅡ真正开创了个人电脑产业。

在乔布斯被逐出莉萨项目之后,他把目光落在了Mac项目上,即之前的“安妮”项目,后改名为“Macintosh”(Mac)。此时这个项目的负责人是杰夫·拉斯金。一个让乔布斯着谜却又厌烦的人。拉斯金志在“为大众制造一台拥有简单图形界面和简洁设计的廉价电脑”,此番宣言触动了乔布斯的心灵。乔布斯盯上了Mac项目,他想要接管整个项目,自从在莉萨项目中被逐出后,他需要证明自己。他告诉其他员工,拉斯金只是个空想家,而自己是个实干家。

三、灌输——以创新的、专业的方式展示产品、优质的形象传递给客户。

1980年12月12日,苹果公司上市,这一年乔布斯25岁,他的身家达到了2.56亿美元。到12月底,苹果估值高达17.9亿美元,这时距离他们创立公司不到四年。

盖茨懂计算机编程,他更务实,更有原则,且拥有很强的分析处理能力;乔布斯则更相信直觉、更浪漫,并且在技术实用化、设计愉悦感和界面友好方面有着更高的天分。乔布斯狂热追求完美,以至他为人非常苛刻,他的管理主要依靠自身的领袖魅力和四溢的激情。盖茨做事更有条理,他会频繁召开产品评估会议,并在会上精准地切入问题核心。他们都有可能做出粗鲁无礼的举动,盖茨更多的是对事不对人,而非情感上的麻木不仁,他很富有人情味儿。

由于AppleⅢ和莉萨的失利,IBM推出的个人电脑占据了大部分市场份额。为了挽回市场份额,意味着苹果公司必须把希望寄托在Mac身上。

苹果和微软的共生关系就如两只蝎子跳舞,双方都小心翼翼地周旋,他们知道无论谁出刺都会给双方造成问题。

这样一来,乔布斯发现自己可以完全不受约束地在Mac项目中为所欲为了。

乔布斯因缘际会认识了迈克·马库拉,他们一拍即合。马库拉加入了苹果,成了最大投资人(投了25万美元),并拟定了商业计划书。他说服了乔布斯和沃兹同意让苹果成为法人组织。沃兹也因此辞去了惠普的工作,全职于公司。

他们两个人都觉得自己比对方聪明。乔布斯认为与自己相比盖茨稍逊一筹,尤其在品味和风格上。而盖茨瞧不起乔布斯则是因为他不会编程,他认为乔布斯有着奇特的缺陷。

在他们的交锋中,乔布斯犯下了两个大错误。首先他自己没有意识到操作系统在今后整个微机工业中的重要性,即微机工业的统治者可能不需要制造计算机而只需要控制操作系统,否则他不会过早给别人看苹果还没上市的产品;第二,也是更重要的,他低估了盖茨:他给谁看都可以,就是不该给盖茨看。